36个小时,我人生中的滑铁卢战役。

点上方 真道 回复 HB 获预防海报哦



事情紧急


现在,晚上十点钟,我决定写这篇文章。

事情要从昨天中午12:03分的一个来电说起,致电于我的是一位朋友。(作者投稿时间为3月9日晚)


接通后他和我说:“事情紧急,所以给你打电话。你是否认识刘某某。”

我说:“认识呀,以前一起在团契中同工服事。”


他接着问我:“有没有他的电话呢”?

我说:“没有”,因为离开武汉这座城市已经大半年了,日常也没有再联系。


他说:“就在刚才,有人揭露新天地在我们武汉教会的高级卧底,正是我所认识的刘弟兄。”

我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我印象中的他熟悉圣经,对信仰虔诚,愿意参与团契服事,与我同工,为人温和,谦卑。

这样的人怎么会和新天地有联系呢?


并且就在年前疫情中,我还联系邀请他参与疫情祷告小组。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邪教新天地的成员呢?

而且据说是新天地成员中的骨干!


随后,朋友把我拉入反新天地的群中。

很快,关于他的信息接踵而来,实锤他是新天地成员。

我有些难过,因为在我心中,他是很好的弟兄,为什么会是新天地成员呢?


不愿相信


就在不久前,一次网络聚会当中,大家也聊到另外一个人。

恰巧,也与我很是熟悉,我与她吃过饭,聊过天,分享过我的信仰历程。

她带我去看她学校中的花,告诉我这是他们校友捐赠的。她告诉我她从小和妈妈一起信主,大学开始追求信仰,而那天的结束是她送我去车站坐车。她的朋友圈中还有她的寒假假期计划,读经。


现在回想,这些事件就仿佛历历在目。

而那一次,我去见她。

要和她说的最重要的事情则是:“我邀请她与我同工,担任我所在小组的副组长,与我一同服事,帮助我分担对弟兄姐妹的关怀。”

她也答应了我。


而在那次网络聚会中,大家告诉我,她是新天地的成员。

被团契里的另外一位姐妹,在文章中发现她的微信截图以及祷告内容。

并发了截图给我,我不愿意相信。


同样,在我心中她是追求信仰,乐意参与服事的肢体。

虽然在最后一段时间,她告诉我目前她的学业很忙,不能再来团契聚会。

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呀,每个人都有忙的时候,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还问她,有没有在信仰中继续学习呢,她告诉我有的。她在学校那边有师姐和她一起学习。

至于链接中的微信页面信息截图,也代表不了什么呀。毕竟这年头,ps盛行,有啥p不出来的。

但再翻到她的信息,她的微信头像已经更改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都是在骗我。

然而,事情不仅如此。


震惊忧伤


就在中午,反新天地群中也有另外一位肢体与我同在一个团契。

ta将教会青年团契目前的成员截图在群中,由退出反新天地的人指认当中的新天地成员。


令我震惊!!!

群中总人数只有115人,而被指认出来有10人。


上文当中与我吃饭,送我坐车的女生早已退出。

所以,不算她在内,被指认出来的就有10人。


更另我尤为伤心的是,10人当中有4人,刘某某除外,还有三人。

一人是我当初服事的核心同工,一人是另一个小组的副组长,而最后一人,印象中的他喜欢运动,朝气蓬勃。

多好的孩子呀,怎么是新天地成员呢?我还记得他和我们一起参加我们的活动,骑车特别厉害。


紧接着,“真道”把信息整合,发出了文章。

有人说他们都很快就会改头像和名字。果不其然,晚上的时候好几个人已经头像+昵称更改。

我不得不信,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需要改微信头像呢?


事已如此,昔日如此熟悉,我又该怎么面对他们呢?

没有办法,晚上我通知一些当初在团契中的朋友,告诉他们之前的一些肢体现在被证实出来是新天地成员,请他们多加防范。如果有联系的就不要再联系了。


毫不知晓


也让我想起去年在外地的时候,一个小姑娘给我打微信电话询问我。

有人带她去查经,但说亚当不是神造的第一个人,她觉得有点儿奇怪,所以询问我。

我告诉她:“那个是错误的,创世纪中亚当就是被造的第一个人”。并让她不要再参与那个查经学习,去大教会聚会。


而此时,团契中另外一位弟兄也告诉我,他觉得有点奇怪。

因为当初带这个小姑娘出去查经的这位弟兄(被指认的10个人之一),在微信中与上文提到的被指认10人中的副组长,微信互动频繁。他之前感觉有问题,就已经把她删掉了。


而这个过程中,我想起去年五月份团契中举办生日会活动,我曾让这位副组员与这位弟兄一起买花。

就在当天,这位副组长她告诉我:“她临时有事,所以推荐她的另外一位朋友也是基督徒,与这位弟兄一起买花”。


而目前事态发展到现在,所有被指认出来的人,只要是他们带过来的“新朋友”,全部有有新天地成员的嫌疑。

正如我们新教徒传福音之后,带他们去的聚会场所肯定是新教教会。我与这位弟兄又赶紧查找微信,看她现在是否还在团契群中。

所幸的是,这个人不在。


也让我想到最初,我让其买花的副组长,比较多的带新朋友过来。


当然,那时的我毫不知晓。


确实高深


就在前段时间,朋友和我谈论他身边的人陷入新天地中,我还说:“我身边,没怎么遇见他们哎,新天地离我有点远”。

我被打脸。


另外,我承认他们确实高深。

我与他们相处大半年的时间,甚至于核心同工那一位,平均每周见3-4次面,经常一起吃饭。

但就在整个同工团队当中,我们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是新天地成员。


如果不是朋友联系我,并在群中被指认出来,我们仍然毫不知情。

这也是上帝的怜悯,在危难中保守看顾祂的羊群。


晚上,昨天与我打电话的朋友问我,有没有在群中看到他发的内容,关于邪教新天地的错误要义?

我说没有呀,今天还没有上QQ。听他这么说,我决定去QQ看一下群内的消息。


打开QQ群,上面显示群相册的更新,我有点好奇,点进去。

发现第一张照片上的备注很熟悉,这不是我之前接触过的人吗?名字也是一样。


我打开微信,截图发到群中,问他们,请问这个人是吗?

他们回复我说是的,已经实锤是新天地成员。


提醒注意


我很无奈,记得当初参与晚间聚会,聚会结束之后我们加了微信,我邀请他参与我们的圣诞聚会,他没有回复我。

更甚的是,晚上的朋友圈动态中。我看到他给团契中另外一位肢体点赞,连忙,我想提醒这位肢体注意防范。

告诉她,他是新天地成员,你要注意。


返回消息界面之后,突然想到,我已经不能确定我所提醒的这位肢体是不是新天地成员了

所以我把他是新天地,注意防范这句话收回,改问你最近和他还有联系吗?

截止到目前,她没有回复我。


我点开和她的聊天记录,停止在19年复活节的时候,在之前她告诉我她想参加教会的受洗,我说好,那就周天聚会结束之后在教会里报名。

记得那时,我常提醒她参加受洗课程学习,她告诉我她没有时间,受洗当天,我问她,你来了吗?

她说她忙,不来了。以后去别的教会受洗。此后,再也没来教会了。


我还记得18年冬天那个周五晚上她过来,她说她在路上见到教会,所以她来聚会,给我们带了吃的。

我也记得她告诉我,她说她大学开始信主,稳定参与聚会,后来到武汉工作,寻找教会,来到我们当中。

我希望她不是新天地的成员,非常希望。


到目前为止,姊妹已回复我说:“她已经和新天地的人没有联系了,以前只是和他们一起聚会过。”

感谢神,相信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或许读到这里,你会感觉是不是我与新天地的瓜葛就该结束了。

我也希望,然而事实是……


愿神怜悯


我想到之前在团契时,另外加我的人。心里蓦然疑惑或许他也是,我截图发到群里,我问他们,请问这位是吗?

他们告诉我:“也是的,群里有曝光”。并且给了我照片。


截止到目前,我承认我已经杯弓蛇影。

从昨天中午12点到现在晚上23:39,36个小时。按网络用语来说:“陡然间,我经历得有点多。”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要经历这一些。


没有办法,我让人截图我曾服事的小组,因为文中最先提及的两个新天地都是小组中协助服事的成员。

并且我让他们添加其他小组成员的微信,方便联络及通知团契事项。

最后的结果是,群中14人,实锤三人。


如果用词语形容那个时刻,我的心情。

我想,是真的心酸的。


而实在的是,这些人是真实的,这些事也是真实的。

我们立与天地间,事件与人,都是真实的。


36个小时,我惨遭滑铁卢,一败涂地。


而事件延伸的时间比我参与团契时间更长。就像是有一只网,笼罩在其中,将其覆盖。

昨晚,我为他们祷告,愿神怜悯。今晚,我仍愿意为他们守望。


愿每一位寻求神的人,如同耶稣传道之时所说:“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 说:西布伦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约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从那时候,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马太福音 4:14-17 和合本)”


愿寻求耶稣之人,都寻见真光。



提醒:

1. 教会同工需要更加警醒,更多关心小羊。

2. 新天地成员潜伏性极强,切勿掉以轻心。

3.新天地善于分裂教会,甚至有牧会20年的牧师被骗走。




RECOMMEND

推荐阅读

武汉邪教核心骨干<刘云飞>潜伏在教会青年团契里


后台回复“新天地” 获得识别方法更多资料



打击邪教   请点一点 再看

发表评论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