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退出新天地邪教,原来曾有那么多人劝过我……丨新天地异端受害者手记

wxsync 2020 06 374e80763e9e76072601b9e36f079b09

来源丨现代宗教

翻译丨烟波淼淼

欢迎转载 如需授权 真道公众号后台联系

下文由新天地退出的“使命者”日记整理而成。

此人经历的所有心理压力、苦恼,和认识到新天地思想的谬误后的反省,在这所有的矛盾挣扎中,我们可以更清楚地认清新天地异端的实质。

5月20日,改宗教育
上周六,我又和那个博主见面了。
 
他告诉我大部分从新天地里出来接受改宗教育的人,一开始什么都听不进去,绝对不承认自己信错了,但是在得知新天地手册里面关于叛道、灭亡、救赎的真相都是谎言之后,全都当场痛哭不已,手足无措地不知怎么办才好。
 
改宗的咨询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到最后还是会有人不肯回转,再次回到新天地组织内。

关于‘改宗教育’,我到现在都记得自己还是新天地初信者时接受的教导中提到,进行‘改宗教育’的代表人物是陈某和申某,新天地断言这两人是为了赚钱伪装成了‘改宗教育’,他俩绝对不是爱信徒的牧者,只不过是‘改宗商人’而已。

 

新天地说他们做的‘改宗教育’一次收费30几万韩元,还会以为人租房子的名义或以教育过程遇到问题为名而额外收费。不仅如此,‘改宗教育’者还会对人进行监禁和暴力相向,利用家人钻法律空子,逃脱制裁。

 

从新天地总会下达的教材中,这些内容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现实中的‘改宗教育’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

 

在‘改宗教育咨询所’里只收取支持运营的基本费用,大部分都是靠‘回信者’(脱离异端邪教的人)的奉献和改宗教育者自己掏钱来支持的。

 

接受改宗教育也不会被喂安眠药、殴打或监禁,或者遭受各种肆意对待。

 

更不会像新天地说的,反对新天地的人只会对新天地进行人身攻击。

 

实际上接受了改宗教育后,在看到可以直接得到验证的各种资料和内容后,一般人都会认识到原来新天地里讲的都是谎言。

最初听到新天地教义时,我也没想到人生会就此被翻转,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让人觉得我只是在辩解?

 

一开始是通过妈妈、很熟的朋友和前后辈了解到的,以为是聚会、单纯的乐器培训班、学习小组或慈善活动组织,也可能之前走在街上无意间填写了一张问卷调查表,我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就此脱离了正常、平凡的轨道,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真的只是无意间听到了新天地异端的传教,被几个人的亲切的态度和热情的关心所打动,对从来没在教会听过的‘比喻说明’的解经方法觉得新奇,认为了解了这么好的方法是占了便宜。

 

之后,对编造的启示录的实相深信不疑,觉得这是最高的真理,相信启示录启示的国度和祭司的意象一定会实现,结果过了5年、10年,话语之所以还没有应验是因为我自己太懒惰了,应该更努力才对,但是上帝的应许是一定会实现的,所以不论到什么时候,话语都一定会应验的。

 

对这些深信不疑的我,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5月31日,分散注意
上周六25号,新天地在首尔举行了徒步大会。
 
由于我现在不属于任何部门,身份尴尬,所以是接到了○○的联系才得知的,我和他约定好一起去参加。

到了周六早上,我坐上了去首尔的大巴车。坐在车里的我觉得非常尴尬,和谁也不能笑着交谈,大家看到我都只是打个招呼,简单问候一下就赶紧转过头去,跟自己旁边的人聊天。

 

到了目的地,徒步大会开始了, 我也夹在人潮中和大家一起往前走着。马路两旁站着很多装扮成外国人的年轻人,有人扮成非洲人、欧洲人等外国人种,这些年轻人充满了马路两旁,吸引很多人来围观。

 

走在前面的我穿过了马路走到了奥林匹克公园的对面,当我们回头看时,眼见公园里充斥着包括警察和新天地信徒等各色人等,

 

要是换做以前,我一定会以自己是这群人的一员而感到骄傲,觉得自己正在目睹着一个历史性的场面。

 

知道自己和全国各地这么多有着共同信仰的人走在一起,感到非常安心。

 

看到很多媒体记者和海外的牧师们参加大会,想着‘啊,历史要终结、完成的日子近了’,心里非常激动,告诉自己在这么多人中自己绝对不能落后,在新天地里要更努力地过信仰生活!

但是现在看过去,我觉得这一切活动都是为了‘监视新天地内部的信徒们’、‘为了做做样子的活动’又或者是‘心理战术’而已。

 

特别是在看到总会长上台讲道之前,一定要和海外牧师们握手,让他们代祷,并且在‘话语盛会’之后让这些牧师做见证。

 

我突然领悟到‘啊,原来就是用这种方法分散信徒们的注意,让大家看不到新天地内部的种种问题,使心里已经有些动摇的信徒们安心地继续留在新天地组织里’。

 

这些海外牧师们声称自己的教会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信徒,但其实他们连自己所属的地区、事奉教会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那些反对新天地组织的成员们,想要写信给这些海外的牧师们,告诉他们新天地异端的实质,但是却连教会的名称都无法确认。

 

6月3日,‘公开讨论’会

当我还在新天地组织内时,听了他们的话,也认为‘巴比伦的牧师’(译者注:新天地之外的基督教牧师的泛称)不会参加‘公开讨论’。

 

新天地说是给这些牧师们写信,提出了关于用比喻来解释圣经的几十个问题都得不到回应,邀请他们参加公开讨论他们也拒绝参加。

 

了新天地讲员的这些话我真心觉得‘啊,这世界上真的没有真理啊!要是在公开讨论时让大家认识到新天地的教义是多么了不起,使更多人加入新天地该多好啊!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些都是谎言。

我看到了申某和其他一些牧会者通过‘内容证明’邀请新天地参加公开讨论的文书,这几年他们向总会长和新天地总会发去了很多请对方参加公开讨论的内容证明文件,但是新天地一直都采取不回应的方式。

我这才知道,原来新天地才是选择逃避,拒绝回答别人的提问,也拒绝参加公开讨论的一方。

 

组织公开讨论的人同时邀请了很多媒体,让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讨论会,他们直接邀请总会长参加讨论,所以一直给他发邀请函,但是新天地都选择不接受。

 

在这种情况下,新天地竟然一直都告诉信徒们,是另一方不肯参加公开讨论。

 

 

6月19日,曾有劝阻
我一直在告诫自己,当初加入新天地是我的选择,现在离开新天地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所有的责任我都愿意自己承担,没有后悔的必要。
 
我也想起了当初加入新天地时,那些费尽心力劝我不要进入的人们:告诉我○○○同好会是异端的大学同学;站在○○前面对新入学的新生们传道时,抓着我的胳膊让我别再继续下去的CCC干事;在我潜入进行传道的教会中,得知我是新天地信徒后,劝说我的教会信徒们。
 
仔细想想,原来有那么多的人曾经劝过我。
 
但是在加入新天地后,以崇高的使命为目标,也为了得到大家的信任我不停地忙碌着,根本没有去确认事实真相的心思和时间。

作为一个教导着,即使看着一样的资料,比起确认这些资料的真伪,我想的是怎么反驳这些质疑,让我的学生们和新天地信徒们不要被迷惑。
 
随着我在新天地里职位的不断提升,为了完成每天的目标,我忙到没时间去怀疑新天地教导的内容,因为我就像是一匹只盯着前方的目标,停不下来的赛马一样奔忙着。
 
那时,我每天都要为第二天在新天地活动中心的课程准备讲义,为了完成开讲的目标到处进行传道活动,还要四处去为别人做咨询,在这其中也要找时间为了自己的生计打工赚钱,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
 
再加上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同,我只能更加努力。如果以后在新天地组织里结婚有了孩子之后,就更没有必要怀疑新天地的真实性了,不需要再去确认什么。
 
那时,我每天连吃饭都没时间,觉得每一天都过得飞快,经常累到无法洗漱就睡着了,有时甚至穿着正装入睡。
 
在那种状态里,我根本没时间去怀疑新天地的教义,即使有时会有疑问,也会很快忘记,继续过着每一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的日子。

 

合上日记——

感谢那么多读了我的日记,安慰我并为我献上代祷的人们。就像前面那些文字一样,我没有任何隐藏的写下了我的真实想法,现在我也在这里用同样的心写下这段结尾。

 

原本这些文章是我在决定退出新天地后,为了寄给公州教会的几个新天地信徒整理而成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在一起生活了10几年的,觉得他们多少应该理解我的真心,希望能在得知我退出的消息之前,让我们能够了解一些关于新天地的真相。

 

但是,在我退出前一两周,新天地教会里的气氛变得非常奇怪,我觉察到有几个人开始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在我自身安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我只能打消了把这些文章寄出去的想法……

 

 

RECOMMEND
推荐阅读

新天地邪教教主李万熙婚外风流——“反目成仇战南熙”

真道 yesu.org 致力从圣经角度剖析异端邪教,为教会守望。

现征集:①各类异端邪教的揭露;②受骗经历的投稿;③其错误教义的剖析

请关注<真道>微信公众号联系我们。 欢迎转发分享!

点击数:66

【转载 请注明 作者和真道 yesu.org】:耶稣真道 » 终于退出新天地邪教,原来曾有那么多人劝过我……丨新天地异端受害者手记

赞 (0)

点评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